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动态 > 行业动态 >

夫妻偷藏公司静刀浓度计等仪表双双获刑

       李某、王某属夫妻关系,在浙江衢州工作期间,丈夫王某是仪表工人,某次,公司派遣其到上海某纸业公司拆卸仪表设备时,偷走了价值数万元的精工仪表,后打包经快递邮寄给妻子王某藏放,案发后,衢江检察院对李某、王某提起公诉,衢江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七个月;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2015年11月24日,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70后的李某、王某都是东北人,夫妻俩生有一子在江西南昌上大学,家庭条件一般,两人在外打拼主要是为了供养儿子上大学。李某学过精工仪器,精通仪表设备,2012年夫妻俩来到浙江衢州找工作,同年4月李某与坐落在衢州的纸业公司签订了3年的劳动合同,约定其在公司的仪表岗位(工种)工作,月工资为1800元。妻子王某在衢州一家文具厂上班,与丈夫一起住在该公司的员工宿舍。
 
        2015年9月下旬,该公司委托江西一公司整体购买了上海某公司的设备,同年9月20日,该派遣李某等人到上海某公司拆卸仪表设备,要求所拆设备全部打包运回衢州。据李某称,他们到上海安顿好住宿后,就到上海这家公司查看了该公司的生产车间、电气备件仓库和仪表工作间,当时电气备件仓库是锁起来的,公司将仓库唯一的一把钥匙交给自己保管,自己可以随时进入车间仓库查看仪表设备。
 
        2015年9月22日白天,李某拿着自己的电脑包独自一人大模大样的用钥匙打开电气备件仓库的门锁进入仓库,然后将仓库里某品牌的2个定位器、2个卡件和1个电源模块一起装进电脑包,回到住宿的地方找到一快递公司把这些东西寄回在衢州,收件人写得是自己名字,联系方式也是自己的手机号码。快递手续办好后,李某即打电话妻子王某让她在一二天内去该门卫取快递,同时告诉她这些东西是上海这边弄来的,到时候拿去卖钱的。
 
        王某心知肚明,第二天她从文具厂一下班便来到该公司门卫拿到李某从上海寄来的快递,藏放到自己住的公司宿舍里。到10月10日止,王某先后收到李某从上海寄过来的3个快递包,10月11日王某下午下班后,再次来到该公司门卫准备拿李某从上海寄过来的第4个快递包裹,但是没找到,这时该公司的老板娘林总过来叫王某到她办公室去一下,王某脑子嗡的一下,知道出事了,笨拙地跟着老板娘到办公室,一会儿身着警服的警察带走了王某而案发。10月12日,在上海的李某也被押回衢州,夫妻俩所偷藏的精工仪表全部追回发还给该公司。
 
        前不久,衢江检察院以被告人李某犯职务侵占罪,被告人王某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向衢江法院提起公诉,要求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院审理查明,2015年9月22日至10月11日,被告人李某利用该公司派遣其到上海某公司拆卸仪表设备的职务便利,以电脑包夹带的方式,从备品仓库及仪表工作室将新旧不一的某品牌4个定位器、1套静刀浓度计、2个卡件、一个开关电源、一个手操器盗走,经鉴定被盗仪表设备价值63163元。并通过快递形式分四次寄回衢州。被告人王某明知快递包裹内系赃物仍予以接收,并保存在自己居住的员工宿舍内。2015年10月11日,当第四个快递包裹送达该公司门卫时,被公司发现。
 
        法院还查明,2015年7、8月的一天,该公司机器设备上的一只压力传送器坏了,需要更换,被告人李某从公司仓库领取了一只全新的压力传送器(价值15000元)之后,采用“调包”形式将一只旧的压力传送器(可以使用)安装到机器上,将全新的压力传送器藏于自己的宿舍内占为己有。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李某身为该公司的员工,利用职务便利,将该公司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财物价值达78163元;被告人王某明知是犯罪所得而多次予以窝藏,数额达52988元,属情节严重;二人的行为已分别构成职务侵占罪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李某、王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在法庭上自愿认罪,依法可从轻处罚,遂依法作出了开头的一审判决。